赴美生子百科

广告

她住白宫对面,见证5任总统的兴与衰,却

2016-01-29 10:21:16 本文行家:赴美生子2014

就在前两天,2016年1月25日,有着“总统邻居”和“白宫守望者”称号的老太太,美国历史上坚持最久的政治请愿者、反战人士康塞普西翁-皮克切特(ConcepcionPicciotto),这位已经成为了美国和平抗议标志性人物的老太太在华盛顿的一间收容所离开人世,享年约80岁。

1

  就在前两天,2016年1月25日,有着“总统邻居”和“白宫守望者”称号的老太太,美国历史上坚持最久的政治请愿者、反战人士康塞普西翁-皮克切特(ConcepcionPicciotto),这位已经成为了美国和平抗议标志性人物的老太太在华盛顿的一间收容所离开人世,享年约80岁。

  这我老太太未能捱过北半球最寒冷的冬天,留下她居住了35年的帐篷和一生秉持的信念,离开了我们。

  她第一次参加抗议活动时,里根刚刚宣誓就职,至今白宫已经换了5个主人。

  康塞普西翁(人们更习惯叫她“康妮”)的住处就在白宫对面:一把老旧的遮阳伞,搭着白色塑料布。两侧分别摆着一块巨大的宣传板,上面用大写字母写着标语,大意分别是:“禁止所有核武器,否则末日将至。”“靠炸弹活着,必将死于炸弹。”反战、禁止核武器是她的终生使命。据收容所管理人员称,康妮前几天不小心摔倒了,但是什么原因导致她突然死亡尚不清楚。

  “我会一直在这里抗议,因为主让我在这里。”在2013年的一次采访中Connie老嬷对记者说到。她是美国历史上抗议时间持续最长的抗议者。

2

  康妮在白宫对面和平抗议了三十多年。导游把她当成景点,教育界把她当成教材。她还曾出现在2004年摩尔那部极具争议的纪录片《华氏911》中。2013年,《华盛顿邮报》曾经采访过她。她当时说:“我只想阻止这世界走向毁灭。”她希望她的存在能提醒其他人采取行动,反对暴力,停止战争,维护世界和平。

3

  康妮个头矮小,有着一张饱经风霜的脸,皮肤晒成褐色,嘴唇线条鲜明,说话或微笑时露出稀疏的牙齿。因头部受过伤,所以整天戴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头盔。

  她的追随者认为她是英雄一般的人物。而批评者和一些驻足观看的行人认为她的行为非常愚蠢,简直是有病。康妮说,她被捕了几十次,受到了多次政治迫害,这导致她患有多种身体疾病。

2009年的一篇报道中提到,康妮曾说过美国总统“他们全都是一个样”。她指的是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都不支援和平。因为和平跟他们所做的一切——侵略、占领、战争——相悖。”30年来,她在风雨中迎来送往了5位总统,但是没有一位出来和她握个手,说句话。

  康妮于1960年从西班牙移民到美国纽约,在西班牙大使馆做秘书。1969年,康妮与一名意大利男子结婚,由于不能够生育,夫妻二人收养了一个小女婴。但这是一场失败的婚姻,康妮因为这场婚姻失去了工作,房子和孩子。

4

  康妮年青的时候

1981年,她在白宫门口遇见了自己未来生命中亲密无间的伙伴,威廉-托马斯。1981年6月3日,示威者威廉-托马斯在白宫大门外扎营,举着手写的标语牌“追求—智慧和诚实”。康妮加入他的示威。“我看得出,他对自己在做的事情很真诚。”康妮说。

  从那之后,两人在白宫对面开始了马拉松式不分昼夜的和平抗议。后来托马斯的妻子埃伦也加入其中。三十多年来,三人就在这里对抗着严寒、酷暑、狂风、暴雨以及警察时不时的骚扰。他们支持所有的和平请愿,并专注于反核运动。托马斯和埃伦将他们的行动取名为“一号运动”,目标相当远大:实现全球裁军。

1993年,该行动取得了最大成功。他们发起的呼吁裁军的请愿得到区议员埃莉诺-诺顿的支持。诺顿与他们共同起草了一份反对核扩散的草案。这份草案几经修改,先后10次在国会讨论。“他们希望让公众了解核扩散问题及其潜在的可怕后果。”诺顿说。

1999年,托马斯的母亲去世,留下了九万美元的遗产。埃伦劝托马斯用这笔钱买一栋小房子。他们总算有了一个像样的家。他们称之为“和平之家”。“和平之家”成了漂荡不定的行动主义者的庇护所。

  托马斯于2009年去世以后,康妮发誓为了他要将请愿继续下去。2012年,康妮骑自行车时被一台出租车撞倒在地,从那时起,“占领运动”的数十名支持者轮流到白宫门前值守,让康妮休息。去年,和平之家被卖掉了,康妮住进了华盛顿一件收容所,距离她的抗议点步行就能到达。

  特区众议员Norton女士很关心康妮的想法。众议员Norton女士专门为康妮起草了一份反核武器扩散的法案,并数次在国会提出该法案,但是很可惜的是,该法案从未有过机会被议员们投票表决。

  康妮成为了当地学校教学所必须访问的人物。不论是初中、高中还是大学的学生,都会走上宾州大道,与康妮进行交流,了解她的要求。

  华盛顿邮报说:“作为一种文化,我们说我们尊重热情,景仰献身。但是活动者和狂热者之间的间隔线时常是模糊的。当我们认为某个人越过了两者之间的界线,我们会感到不适、感到怀疑。我们倾向于远离那些我们不理解的行为。然而真正的活动家不需要一定程度上的怪异、一定程度上的极端吗?一个人可以同时成为一位圣人和一个疯子吗?Connie是两者的结合吗?或者两者都不是?还有,如果这些都很重要,谁给出的评价算是标准?”

  “我必须在这儿,这就是我的生活。”她始终说。

5

  康妮去世后,美国各界纷纷悼念这位有着不寻常一生的传奇奶奶。诸多媒体刊文缅怀。很多人在网上表达了对康妮的尊敬,认为她的离世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终结。”

  “不管你是否同意康妮的理论,这确实是华盛顿一个时代的结束。”

  认识她的人都知道,从外表看,她真的是一位很普通的老太太,虽然她并没有对白宫的侵略主旋律造成任何影响,但是不得不说她坚韧的精神和对热爱和平的一如既往感动着每一个美国人。愿你安息,康妮。你是言论自由的象征,你将永远成为华盛顿和美国历史的一部分。

  基于理想、信念所作出的举动,往往能够对社会产生更大、更深刻的影响。有时这种影响是直接的,可见的。而有时,这种影响是间接的,微妙的。Connie老嬷的理想即是以一种细微的方式在改变她所接触的每一个人。

  为她看守住帐篷的志愿者说:“我们要继续把抗议进行下去,为了Connie。”

6
分享:
标签: 赴美生子百科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